首页 > 知识问答 >新闻内容

在租客网上传的信息会不会被泄露?

来源:租客网 2020年09月08日 10:49

当然不会,我们是一个正规的平台,在公安局都有备案的。

相关推荐

企业如何借助物联网在发展中腾飞!?

一项新技术的快速崛起,正在改变世界。如果没有它,也许就不会有工业4.0和5G,工业人工智能应用的价值也许不会发挥到极致,网络信息安全专家的用武之地或将大大减少。它就是物联网。物联网在中国已经发展了超过10年。在这10余年的时间里,中国物联网产业的发展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成就。如今智能穿戴、智能家居、智能安防、智能交通系统、智慧物流系统,这些看似距离我们普通人很遥远的技术,已经通过物联网技术连成一张“大网”,共同构筑出一幅智慧生活的图景。下一个10年,物联网的万亿商机,你准备好一起参加了吗?为了更好的助力物联网产业的发展,深圳优联互通团队立足于长三角与珠三角这两大物联网产业集中区,辐射于全国物联网产业,潜心研究物联网领域,助力企业发展。据沙利文数据显示,中国物联网行业市场规模在2019年达到了16897亿元,过去5年的复合增长率23.17%。来源:沙利文数据中心过去的10余年时间里,无论是技术的积累,还是产业链的成熟度,物联网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,只待一股东风,就可以让整个产业链起飞。而在今年上半年,整个行业终于等来了这股东风,那就是"新基建政策风口"。新基建的重点建设内容中,包括5G基站建设、大数据中心、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等众多的内容都是物联网行业基石与关键。数以亿计的真金白银投入之下,物联网行业的基础设施将会得到极大的完善,而有了基础设施,丰富多样的物联网应用也将随之出现。不过,应该注意的是,物联网作为一个新兴产业,企业想要独自发展,依然面临诸多的困境:一方面,物联网价值链很长。对于企业来说,需要是一套完整的物联网方案,包括数据感知类产品、通信传输类产品、物联网平台甚至应用软件,所以,需求催生了物联网技术方案商,例如广东优联互通有限公司,。另一方面,应用非常碎片化。碎片化严重会带来很多问题,其中最为重要的问题就是行业方案无法复制,需要技术方案商不停的去拓展新客户,了解新需求,完善新方案,这一痛点就需要行业有一个提供精准的供需对接平台,让技术供应商与应用需求方能够高效率进行对接。广东优联互通有限公司为了帮助物联网企业解决上述痛点需求,助力行业发展,打造了一个涉及物联网全产业链的物联网信息交流分享平台,将数字化的力量融入各行各业,以前所未见的高度、速度、精度和深度,让关键所在,逐一实现。博大精深,同心致远。

2020年12月03日 10:03

追求精致就一定会变穷吗?适中的解决途径在这里!

追求喜欢的生活,才是人之常情。所以,年轻人追求“精致”,何错之有?但是,面对“精致穷”,我们有话说线上支付越来越为人们普及,大多数人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解决吃喝玩乐、衣食住行等生活需求。充其量带上一张信用卡,以备不时之需。尤其在年轻人之间,见到现金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。根据数据显示,中国移动支付交易规模逐年扩大,2019年上半年交易规模已达到166.1万亿元。这也就代表着现代商家,就连很多乡镇都开始选择了线上收款的方式,各种线上的团购、优惠买单网站、app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商户通过在这种类型的网站上进行推荐,推出折扣,来吸引消费者进店享受服务。再由消费者口口相传推荐,或在app上留下评论,以吸引新的客户。提升了口碑,也提升了流量和曝光度。各种团购平台不断冒出,也令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让利消费者,但团购平台的高额端口费却无形中迫使许多商家做出“生死抉择”——要么选择降低成本,后果是导致消费者“精致体验”的背离;要么选择提升价格,后果则将带来消费者的“贫穷”消费。团购平台的真假难辨,虚虚实实,令大多数消费者,更愿意选择他人推荐,根据口碑进店消费,买单时候才询问是否有团购优惠。这时,商家在团购平台获取的流量曝光已经几乎没有,却还要承担高额的平台扣点。因此有些商家选择了不再使用优惠,或者将优惠程度降低,对于消费者来说,也就失去了享受更多优惠的机会——这或许是导致许多年轻人,尤其是城市租房群体,“精致穷”的原因之一。一边享受“精致”,一边远离“贫穷”和传统团购平台不同,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。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,租客惠从上线起就受到商家的广泛关注。以专业缔造品牌,用服务彰显价值,租客惠为合作商家推出了“免费引流+多样营销+无忧收款”的惠满意专属服务,也是针对租客网下的租客诞生的优惠服务。商家在入驻租客惠后,会由平台进行免费引流,提高曝光率,也无需广告费。且平台对商家不收取任何形式的扣点,真正的惠及商家,让利消费者,让广大租客梦在享受“精致”的同时,随时随地享受高质感的优惠商家。且租客进行消费后,收入平台的钱将秒到商家账户,不影响商家的任何资金使用。租客受益,就会选择再次消费,商家受益也就多。租客惠为商家、为租客提供了一个专业性的优惠消费服务平台。现如今,随着租客惠的不断普及,越来越多的租客接受并使用了租客惠,租客惠无疑满足了租客们、商家对消费销售的需求。未来租客网也在不抽取商家受益提成的基础下,为入驻商家、租客们带来更多的优惠享受!

2020年08月11日 10:38

蛋壳公寓疯狂扩张难掩巨额亏损 融资成“瘾”暴露造血短板

没有实力的疯狂,最为致命。对蛋壳公寓(DNK.N)而言,眼看它起高楼,眼看它历波折。作为今年1月份强势登陆纽交所的长租公寓新宠,蛋壳公寓上市后的路途并未变得更加顺畅。除疫情之外,解约风波、租户投诉、瑞幸财务造假等事件纷纷扰动,不断冲破蛋壳公寓上市后的美好幻想。首份业绩公告不尽人意三年累积亏损超50亿元对蛋壳公寓来说,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并不出色。3月25日,蛋壳公寓发布上市后的首份业绩公告。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蛋壳公寓运营的公寓数量达43.83万间,同比增长85.4%。其中,北京、上海和深圳的公寓数量约22.4万间,同比增长46.6%;其他城市的公寓数量近21.5万间,同比增长156.1%。由于业务扩张,蛋壳公寓2019年全年收入71.29亿元,同比增长166.5%。在蛋壳公寓的全年收入中,有九成来自租金收入,达64亿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蛋壳公寓的租金成本由2018年的21.71亿元大增194.74%至63.99亿元,在整体营运开支中占62.3%。此外,加上折旧摊销、销售和营销费用、其他业务支出等费用,蛋壳公寓在2019年的营业成本达到102.76亿元,比2018年的38.93亿元大增163.96%。由于持续的营业成本高于营业收入,蛋壳公寓已经连续三年处于净亏损状态。数据显示,2019年蛋壳公寓净亏损34.37亿元,净利润率为-48.2%;调整后的EBITDA(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)为-19.22亿元,亏损率收窄3.5个百分点。据招股书显示,2017年-2018年,蛋壳公寓净亏损分别为2.72亿元和13.7亿元。加上2019年度34.37亿元的净亏损,蛋壳公寓在过去三年累计亏损已突破50亿达到50.79亿元,且亏损态势连年走高。来源:招股书、年报现金流方面,蛋壳公寓自披露数据以来,经营性现金流连续三年为负。据悉,蛋壳公寓2019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达-19.11亿元,远高于2017年的-1.15亿元与2018年的-11.64亿元。来源:招股书、年报资本成激进扩张推手资产负债率增至95.8%与众多行业相比,长租公寓行业堪称“碎钞机”,除了烧钱还是烧钱。蛋壳公寓身处其间,企图依靠融资,扩张版图,并形成规模效应。据蛋壳公寓招股书及公开资料显示,自2015年成立至上市前,蛋壳公寓实现5年7轮融资60多亿元。彼时,资本市场对蛋壳也是极尽支持。2019年3月,蛋壳公寓宣布完成5亿美元C轮融资,本轮融资后,蛋壳公寓的估值已经超过20亿美元。即便在蛋壳公寓递交招股书之前,依然获得1.9亿美元的D轮融资。凭借资本市场的“青睐”,蛋壳公寓开启了激进扩张,目前其房源增速已经位居行业首位。但蛋壳公寓仿佛吹起了一个巨大的泡沫,房源不断增加的同时,也夹杂着三年50亿元的巨额亏损,当然还有公司激增的负债以及不断下降的盈利。在负债方面,期内蛋壳公寓的总资产为90.06亿元,同比增长54.48%,负债总额为86.26亿元,同比增长79.11%;资产负债率为95.78%,同比2018年增加了13.16个百分点,居行业高位。来源:招股书、年报在长租公寓市场中,蛋壳公寓扮演着“二房东”的角色,其盈利主要靠租房成本和租金之间的差价。这种盈利模式也注定了蛋壳公寓的痛点,即前期成本投入较大、回款周期较长。不同于房企旗下的长租公寓板块,蛋壳公寓并无其他业务能够反哺长租公寓,只能依靠一次又一次的融资拼命输血。对蛋壳公寓来讲,房源不断增加的同时,明显下降的是蛋壳公寓的年入住率和租金差价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蛋壳公寓的入住率为76.7%,这一指标在2019年6月末为89%,下滑超过12个百分点;公寓的空置率达到23.3%。同时,蛋壳公寓每间房每月赚取的租金差价由2018年的715元降至584元。鉴于疫情影响,上述形势或将进一步恶化。为此,蛋壳公寓主动调整公寓单元数量,3月底公寓运营数量比2019年12月底要少,此外将减慢采购和翻新公寓的速度。尽管蛋壳公寓主要依靠融资过活,但其融资路并不顺遂。2020年1月17日,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纽交所,按照其预测的发行股数及股价最多可融资1.75亿美元。可惜上市即破发,最终IPO发行规模也减少至960万ADS,以每ADS13.5美元的价格出售,融资额度降低至1.3亿美元。4月2日,瑞幸财务造假事件持续发酵。蛋壳公寓作为中概股,受此牵连其股价接连下跌,当天就下跌11.73%;4月6日再跌去23.03%,收盘价报5.85美元/股,相比上市发行价13.50美元,两个月内下跌56.67%。对于求钱若渴的蛋壳公寓,市值不断缩水无疑雪上加霜。融资过度依赖“租金贷”投诉风波连年走高显然,资本市场并不能满足蛋壳公寓的融资需求。支撑蛋壳公寓疯狂扩张的另一资金来源,即是“租金贷”。所谓“租金贷”,是指租客在与蛋壳公寓签订租约之时,通过与其合作的金融机构同时签订贷款合约,由该金融机构替租客支付全年房租,租客只需要向该金融机构按月还清租房贷款。“消费分期贷款+长租公寓”的模式,被认为是一项多赢的创新。然而,随着行业的野蛮生长,“金融+长租公寓”的模式出现异化,部分长租公寓平台借助租金贷业务疯狂扩张,并形成资金池。目前,蛋壳公寓便是利用租金贷形成的资金池进行扩张。蛋壳公寓的招股书显示,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前九个月,蛋壳公寓从金融机构获得的租金预付款高达9.4亿、21.3亿和31.6亿元,对应的租金贷比例为91.3%、75.8%和67.9%,其租金预付款在租金收入中的占比为90%、88%、80%。虽然租金贷收入占比有所下降,但远高于《关于整顿和规范住宅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》中的相关规定。该规定要求,住宅租赁公司要确保到2022年底通过租金融资获得的付款金额不得超过租金收入的30%。关于租金贷的风险特征,百度百科有详细的回答。年报显示,蛋壳公寓2019年利息支出金额为3.52亿元。其中,与租金贷有关的利息支出为2.41亿,占比高达68.47%。来源:百度百科由于长租公寓的盈利模式待解,导致蛋壳公寓的扩张主要以输血为主。可以肯定的是,无论何种形式的输血均难以为继,蛋壳公寓亟需优化商业模式,提高自身的造血能力。此外,在疫情期间,蛋壳公寓在国内的业务受到严重冲击,又陷入了“两头拿”、发“国难财”的舆论风波之中。据第三方数据显示,近两年蛋壳公寓收到的投诉连年走高。截至目前已经超10000件投诉,远高于同行自如和青客。归根结底,长租公寓需要租客买单,靠服务取胜。而疯狂的扩张也许能给蛋壳公寓带来估值的虚假繁荣,但终究难以扭转亏损,提升服务品质。可以预见,盈利模式不破,蛋壳公寓们势必很难走远。[责任编辑:于雷PT032]

2020年04月21日 02:32